作者:張俊東  來源:文匯報

趙無極作品

    最近,趙無極、吳冠中、范曾在胡潤藝術榜公布的“2009年作品成交額前50名的中國在世藝術家”中名列三甲。89歲的趙無極以2.4億元榮登榜首,91歲的吳冠中2.2億元排名第二,72歲的范曾則以1.5億元位列第三。這三個人中,真正意義上純粹的中國畫家只有范曾一人,本應可喜可賀,但筆者內心還是感到了“杞人憂天”式的一些涼意,有很多話不吐不快。

    范曾先生曾以大師自許,一些收藏者也認為范曾的作品在市場“緊俏”,想必已經登上了當代中國畫藝術的高峰。筆者認為衡量一個畫家是不是大師基本有三個條件,第一是雅俗共賞。如吳昌碩、齊白石先生的作品,不但老百姓喜歡、評價高,書畫專業人士更喜歡、評價更高;黃賓虹先生的作品,由于水墨層層積染、墨一層層疊上去,畫面又黑又重,雖然非專業人士的普通百姓比較難接受,但專業人士幾乎均交口稱贊,所以也被公認為上個世紀的書畫大師。而范曾先生的畫畫得真的“漂亮”,細細的線一勾勒,上顏料暈染一下,題上些什么歷史人物故事的有關典故文字,似乎很有文化,很多老百姓都覺得很像,很喜歡,但大多數專業人士卻不喜歡。原因是中國畫第一位的就是筆墨,筆墨體現在線條中的內蘊和格調,一根具有筆墨內美的墨線出來,變化豐富,氣象萬千,作者的修養、風骨、格調、境界等都隨著墨線自然流淌出來,每一根墨線都有生命張力,都神彩煥然。剛剛去世的張仃先生講,“我寧可看八大山人的幾根線,也不愿意看郎世寧畫得那么滿。筆墨就像斗牛:驚險、沖突,變化莫測,樂在其中。”當然欣賞高格調、高境界的筆墨是需要一定專業欣賞能力的,也許非專業人士體會不深。而反觀范曾先生的線條,幾乎全是等粗細的白描線條,力度、頓挫、枯潤、節奏、粗細幾乎都一樣,千篇一律,似乎是機械加工出來的,孱弱無力、蒼白無味,毫無內蘊而言。因而范曾先生只能用“俗”來贏得大眾,卻不能用“雅”來征服專業的收藏家和評論家。

    第二個標準是承前啟后?v觀整個中國書畫史,歷朝歷代的大師都有一個共性,那就是承前啟后。簡單說就是既要深挖傳統,有古代書畫經典的影子,又要提純創新形成自己的風貌。而范曾先生只有自己的風貌,卻看不出他的作品中有歷代經典的影子和血脈。拜賞范曾先生的人物畫,更多的人喜歡評價為“連環畫風格”,人物造型千篇一律,習氣很重。如畫兒童就是紅臉鼓腮,老者則白發須眉,人物的情態大多是閉眼睛,要么就是怒目圓睜。如果一位藝術家的作品重復率很高,進入一種程式化的固有模式,其實已經走向工藝品了。另外,連環畫就是連環畫,即使把連環畫放大到丈二、丈八的巨幅尺寸,它還是連環畫。

    第三個標準是要過書法關。范曾先生自言善書,其實他的書法自娛自樂隨便寫寫還可以,如果按照書法藝術的標準去衡量,就不是浸淫傳統經典碑帖出來的東西,毫無傳統風格可言。其書風有故意“不停提按”、“顫筆”的所謂自家風格,但這種風格太刻意、做作了,不是大道。其實所謂的藝術風格很容易形成,糊涂亂抹、張牙舞爪也是一種風格,關鍵是這風格的格調怎么樣。前面提到范曾先生畫作中的線條蒼白、千篇一律,主要原因就是范曾先生的書法不過關,尤其是沒有深入臨寫過篆隸的經典碑帖。范曾先生寫行草書,其實篆隸遺韻是行草書不可或缺的基礎,沒有篆隸遺韻,行草書不可能高古?v觀中國繪畫史,凡是中國畫大家都是大書法家,書法這一關不過,成就不了中國畫大師。上個世紀吳昌碩、黃賓虹、齊白石等人之所以把中國畫推向一個很高的高度,就是得益于他們的書法造詣。書法不過關,線條就不沉實、厚重,線條中也沒有豐富的內蘊,更談不上金石氣和書卷氣。賓虹老人講:“流動中有古拙,才有靜氣;無古拙處即浮而躁。以浮躁為流動是大誤也。”可見,線條中的靜氣并不是我們不用控制的一種中鋒水平運動的簡單揮運,它需要以古拙為支撐,那么古拙從何而來,古拙只有從秦篆漢隸的遺韻中可以略得一二,所以這也是吳昌碩一生臨習石鼓文、黃賓虹一生研習古篆、古文字的原因。另外,“簡”是中國畫的大道,以少少許勝多多許。齊白石畫人物高度簡練,一個人物用幾根線可以數得過來,根根果敢,根根沉實,根根似金剛杵,氣韻生動、變化萬千,而范曾先生人物畫造型勾勒的線條卻很多、不夠簡練,而其又細又繁又飄的原因也是書法不過關。只有過了書法關,線條錘煉得爐火純青,下筆才會高度概括和簡練,才會大膽、果敢、肯定,自然攜風帶雨,氣息滾滾而來。范曾先生離中國畫大師還有很遠的距離。

    有識者講,藝術家的藝術水準和他的市場價格是兩回事,藝術水平高的人不一定有火熱的市場,這是因為當代中國書畫藝術市場混亂、不規范。放在短時間內,可能可以,但如果放在一個較長的時間段,不說太長,只要十年、二十年就可以看出,一定是藝術水準高的藝術家有好的市場,不然就不會有“一分錢一分貨”這句老話。

    范曾先生的畫不僅貴,而且十分好賣。一次展覽,銷售額就可能有數千萬元。但是,筆者認為,以范曾先生現有的繪畫水平是無法真正長期支撐其畫價的。書畫市場也是有風險的,投資范曾先生更須謹慎。

    物質利益可以粉碎一切,一位藝術家的作品能賣錢是好事,但如果因為作品能賣錢而毀掉一個藝術家就得不償失了。中國書畫有一個標準叫“人書俱老”,黃賓虹先生在80歲的時候才初步顯現自己的風格,范曾先生今年才72歲,所以還有很多時間和機會可以學習補課。出此批評拙言,也算是善意的相勸吧,筆者對藝不對人,并無惡意。 



上一篇:杭州雙年展“會診”中國畫危機 中國畫OUT了?
下一篇:裝置藝術市場面面觀 誰來拯救繁華背后的落寞


相關新聞

永遠的“旅之繪本” 94歲繪本大師安野光雅走了

佚名

 

中青年石雕藝術作品在福建省美術館展出

佚名

 

自強不息—葉淺予自選速寫作品研究展在中國國家畫院美術館展出

佚名

 

設計大師梅頓·戈拉瑟辭世 享年91歲

佚名

 

海上風標——謝之光、林風眠、關良誕辰120周年作品展

佚名

 

街頭藝術家特里斯坦委任作品隨SpaceX載人火箭上天

錢雪兒

 

“生存寒冬”中的海外藝術界:步履艱難依然傾囊相助

佚名

 

美國天才美女藝術家4歲畫畫,6歲寫詩,作品被點擊上億次

佚名

 

第十三屆全國美術作品展覽:中國美術圖像創作方式的綜合與跨越

張亞萌

 

第十三屆全國美術作品展覽:中國美術圖像創作方式的綜合與跨越

張亞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