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玉華  來源:杭州休閑娛樂網

  精美的良木雕刻是傳統家具中主要的裝飾手法,蘊含著無窮的美學意蘊——超凡脫俗,煥采生輝。它的美學價值遠遠超出了傳統家具本身的外在價值,實為古典藝術之奇珍。代表傳統家具的明式家具代表了中國古典家具的華,其造型和做工均達到了登峰造極的程度。

  由于歷史的原因,把明式家具稱之為藝術品,至今不過幾十年時間,對其認識與了解仍處于起步階段。一個時期以來,有些人認為明式家具的特征是簡潔而樸素,因而排斥明式家具的紋飾與雕刻,乃至出現了非光素不足取的偏激觀點。事實上,紋飾與雕刻在明式家具中無所不在,即使被列入光素家具的一類,也充滿奇異的裝飾色彩。

  因美而生感知,是人類的審美本能。通過對明式家具雕刻藝術的一定程度的接觸,我們不難品味出其間頗具啟迪人審美靈感的美學意蘊。簡而言之,即有五點:

  (一)明式家具優美的造型即是完整的雕塑杰作

  明式家具之所以能產生如此撼人心魄的魅力,除了制作家具的珍貴木材外,家具的造型是其主要特征。我國傳統家具,就其造型而言,主要吸取了建筑大木梁和壺門床及須彌座的組合形態。這種造型,把建筑藝術的連接有序、穿插有度、以及壺門床,須彌座的穩定牢固、平衡和諧、美觀通透的東方美學神韻發揮到極至。明式家具無一不體現出方正凝重的三維造型。事實上,一件精美的明式家具無論它是精雕細琢,還是光素無華,就其造型而言,已經是一件完美的雕塑杰作了。

  (二)舒展流暢的曲線結構是明式家具雕刻藝術的靈魂

  明式家具中不少使用圓材,使其彎轉有度、精巧流暢,以表現曲線美。這在圈椅的椅圈、燈掛椅的搭腦上得到了充分的展現。明式家具中的羅鍋棖、三彎腿、透光、鼓牙、鼓腿、內翻馬蹄、云紋牙頭、鼓釘等,皆體現了我國歷史上劃時代的家具裝飾美學的審美追求。這正是不易發現的明式家具裝飾美學的靈魂。因而,這種與整體家具融為一體的裝飾可謂是結構化的裝飾。它既具備了加固、支撐、實用的功能,又起到了點綴美化的作用。這種結構化的裝飾無不體現著雕刻工藝的特征。

  (三)線腳的走勢使明式家具裝飾產生極富動感的韻律

  傳統家具的線腳看起來似乎很簡單,其形不外乎平面、凸面、凹面,其線不外乎陽線和陰線。但針對實物細心觀察,就會發現線腳變化無窮,線和面的深淺寬窄、舒急緊緩、平扁高低,稍有改變便會使家具形態各異。根據不同的家具風格,采用不同的線腳,會產生截然不同的裝飾效果。因此,通過這種自然暢達的線腳走勢,我們完全可以品味到明式家具雕刻藝術中十分富于流動感的美妙韻律。

  (四)鬼斧神工的雕刻手法使明式家具精美絕倫

  精美的雕刻是明式家具中主要的裝飾手法,其雕刻技法,包括圓雕、浮雕、透雕、半浮雕、半透雕等。圓雕,多用在家具的搭腦上,如紫檀折疊式鏡臺搭腦兩端的龍頭。(圖1)浮雕,有深淺之分,高浮雕紋面凸起,多層交疊;淺浮雕以刀代筆,如同線描。松石獨角獸紋即是高浮雕的代表作。(圖2)透雕,是把圖案以外的部分剔除鏤空,造成虛實相間,玲瓏剔透的美感。它有一面作和兩面作之別,兩面雕在平面上追求類似于圓雕的效果。透雕多用于隔扇、屏風、架子床、衣架、鏡臺等。半浮雕半透雕,主要用在桌案的牙板與牙頭上,展示出一種撲朔迷離的美感。

  (五)明式家具雕刻藝術的形式美學原則

  所謂美學原則,即是富有時代意義的某類藝術作品中所呈現出來的美學規律。這種規律或原則,具有十分精粹的藝術內容,且有著經久不衰的藝術生命力。明式家具之雕刻作品,正散發著這種藝術氣息。

  從明式家具諸多雕刻作品的藝術形式觀之,筆者以為足可歸納出三項頗為突出的美學原則:一曰點睛之筆,這是指在明式家具的顯要位置點綴以紋飾,給家具安上“眼睛”,使家具富有生命的活力。這種裝飾在椅具中常放在靠背板上方,力求創造靈動通透,主題突出的美學效果。二曰流動之線,這是指在桌案的牙板四周施以雕刻,以求家具在靜態中展現動態感,給家具環繞上一條流動的“飄帶”,以產生流動之美。這些家具腿足肩部多雕獸面,牙板多雕螭紋、鳳紋、花草紋、紋飾異常生動活潑。三曰工巧之韻,這是指家具雕刻極力表現奢華與繁縟,以達到熱烈華麗的審美效果。

  中國傳統家具就其整體造型而言,立足于沉穩端莊,方正嚴謹,但雕刻紋飾卻與造型有著迥然不同的風貌,無論山水花卉、鳥獸蟲魚,或是人物故事、神話傳說,大都具有熱烈奔放的特征。這與端莊肅穆的明式家具造型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給沉靜的形式平添了一筆流動的性情。

  總而言之,雕刻在傳統家具藝術整體中起到了舉足輕重的作用。它也是明式家具不可分割的重要組成部分,體現著明式家具設計美學的智慧光芒,傳遞著明清兩朝工藝思想追求的審美情趣。它是中國雕刻藝術形式的輝煌創造,是中華民族文化的又一瑰寶。(李玉華/文)



上一篇:閑聊京城四合院
下一篇:中式裝修注意佛頭佛手這類東西是不能亂放的


相關新聞
無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