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佚名  來源:中國雕塑設計藝術網


名稱:商代方鼎
標號:015

名稱:春秋楚國鼎
標號:016

名稱:鼎
標號:017

名稱:商代提梁卣
標號:018

名稱:西周方壺
標號:019

名稱:春秋蓮瓣壺
標號:020

名稱:商代象尊
標號:021

名稱:西周兕觥
標號:022

名稱:西周牛尊
標號:023

名稱:西周駒尊
標號:024

名稱:春秋犧尊
標號:025

名稱:春秋四足匜
標號:026

名稱:春秋或戰國犧尊
標號:027

名稱:陶塑囚徒俑
標號:028

名稱:石雕坐人
標號:029

名稱:玉雕伏虎
標號:030

名稱:玉雕雙象
標號:031

名稱:石雕鸕鶿
標號:032

名稱:玉雕跽坐人
標號:033

名稱:玉雕人頭
標號:034

名稱:陶塑商人俑
標號:035

名稱:陶塑武士俑
標號:036
第二章--第三節
第三節  象形青銅器和一般青銅器

    商,周青銅器,從形象上說,大多是類似某些動物形象的雕塑品。當時富有藝術才智的奴隸們,正是從這一意識出發,由生活現實中攝取各種不同的動物形象,創作出既是一件實用器皿,又是一件雕塑藝術品的象形青銅器。這種精巧奇妙的青銅器,從雕刻的性質說,它應是屬于工藝裝飾雕塑一類的藝術制作,F能見到的這類最早的雖為殷商遺物,但其肇始應上溯到原始社會的象形陶器,這說明此類創作的傳統性。商代象形青銅器,多見的是象、犀、牛、羊、鴟梟等形象的尊、蠶等。周代的象形器,更是多種多樣,僅酒尊一類,除多見的象的形象之外,更有虎、駒、鷹、鳧等多種,現列舉幾件具有代表性的制作

如下:
    象尊。這是解放后出土于湖南醴陵的一件藝術性較強的商代青銅盛酒器。商代的奴隸主們對酒有特別嗜好,對酒器制作也非?季。富有藝術才能的工匠奴隸們,把它設計為一個很有趣的長鼻大象,使飲者在品酒之余,還可以悠然地欣賞這件雕刻藝術品。象尊的形象寫實而生動,為了加強其藝術性,作者不厭其煩地在象身各部雕飾出商代最多見的以云雷細紋作地的夔紋,饕餮紋浮雕,并在象的頭額,鼻端,雕有小鳥作陪飾。鳥類停棲在大象的頭、背上,也是現實中常見的現象,由于這一小小點綴,不僅富有生活氣息,更增加了象的生動性。同時,象鼻高高卷起,在實用上,可防止尊中酒滿溢出,在造型上又突出了象的生理特征,符合了既實用又美觀的要求。這件象尊,體高僅23厘米,可謂小巧玲瓏,如此精美的雕塑藝術珍品,便是出自三千多年前我國工奴奴隸之手的制作。
    牛尊。另——件屬于商代的象形青銅器是1977年在湖南衡陽出土的牛尊,它是商代象形青銅器中又一珍品。尊身碧綠,在牛背注口蓋上,雕一立虎作為蓋,以?跒榱,通體飾以細致的云雷紋和夔紋,雕刻精美,造型逼真,是我國古代一件美好的青銅器制作。(參見1977年1月24日《光明日報》《文物與考古》)
    兕觥。西周時代的象形器,較為突出的制作,有出土于陜西的兕觥和牛尊駒尊等。觥也是盛酒器的一種名稱,兕是中國古代傳說中的一種瑞獸,形似牛,一角如犀。這件利用兕的形象制成的兕觥盛酒器,為兕的伏臥形狀,四肢盤聯成為器身,雙目晶瑩,雙耳下垂,一角突起,巧妙地利用嘴部為器流。兕背開一注酒口,有蓋可以開合。尤以利用兕尾作為器把,十分自然合理。器的周身雕飾有不同形象的螭龍紋,立體與浮雕手法并用,顯得特別富麗燦爛。這件兕觥高約20厘米,出土于西周發祥地的陜西省岐山縣,是西周前期較為典型的制作。
    牛尊。牛尊(亦稱犧尊)也是出土于陜西岐山,與兕觥同是西周前期遺物。試與衡陽出土的商代牛尊相比,周代牛尊在形象上更趨寫實。在牛背的注口蓋上,塑造了一頭小犢作為把手,在牛嘴流口處,特別加制一個壺嘴式的出槽。除牛頭兩側和腿蹄外,其它各處,包括兩只彎曲的牛角以及小牛全身,都滿飾西周青銅器上多見的夔龍和饕餮紋。從整體造型看,它較之商代同一題材的作品更顯得生動和具備神態。
    駒尊。值得特別提到的是駒尊,因為在象形青銅器中,極少見有用騾馬形象的,這件在陜西省郡縣出土的西周時代的駒尊,就成為“物以稀為貴”的珍品這件騾駒形象的青銅器,看去很象一件獨立的動物雕塑品。駒身光素無紋,僅在腹部兩側雕有葵形紋飾,顯得簡潔樸素,這正反映了西周晚期的風尚和社會經濟情況。
    犧尊。屬于東周春秋時代的象形青銅器,較有代表性的是出土于安徽壽縣的一件楚國器犧尊。所謂犧尊,原是商、周青銅器中用牛羊等動物形象以作盛酒器的統稱。這里的一件是用的羊的形象,但把兩只彎角變化為腹部的紋飾。從整體的造型來看,它是從圓鼎的形象演化出來的,更加以動物形象化,就完全改變了氣質。
    匜和犧尊。在上海博物館的青銅器藏品中,有一件用為取水的匜和一件牛形犧尊。時代一是春秋,一是春秋晚期或戰國初期,從這兩件器物的形象上,可以看出古代工奴們在器形演變上的匠心。
    商、周、春秋時代的象形青銅器為數尚多,以上僅是例舉幾件比較典型的制作品。
    關于奴隸社會時期一般的雕塑制作,屬于商代的,河南省安陽殷墟一地就很豐富,其它如偃師、鄭州各地的商代遺址中,也有少量的陶塑動物出土。在殷墟出土文物中,有石雕、玉雕和陶塑各種人像、鳥獸以及虎紋磬等。解放前發現的一部分雕塑品,如囚徒陶俑、石坐人、石鴟梟和石虎等,現僅有照片可見。1976年,中國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在殷墟遺址附近發掘了一座保存完好的殷商貴族奴隸主墓葬,出土大批珍貴文物。其中青銅器就有四百多件,有梟尊、兕觥等制作精美的象形器。另外,更多的是具有雕刻藝術價值的玉石人像和鳥獸動物等約有五百多件。人像中有立體和浮雕的人和人頭。據《殷墟考古發掘的又一重要新收獲》一文(見《考古》1977年3期)介紹:“人物的發型服飾各不相同,有的跽坐戴冠,有的赤足盤發,衣紋清晰,腰帶緊束……,出土這樣多而完整的玉石人像,在殷墟還是第一次!  “數十件動物雕像中,有象,虎、熊、牛、羊、馬、猴、兔等獸類,鷹、鶴、鴟梟、鴨、鴿、鸚鵡等禽類,又有龍、鳳、龜、蛙、蟬,魚、螳螂等,品種繁多,形象逼真,雕琢精致,栩栩如生。例如象和龍的造型就十分生動。兩只黃褐色的玉象,體肥耳寬,長鼻高揚;一條墨綠色的玉龍,盤身卷尾;……大理石水牛,長二十余厘米,遍身花紋,前肢卷屈,作伏臥狀;三件三四十厘米高的帶把象牙杯,雕刻得十分精細,其中兩件,還嵌以綠松石。這些,都是不可多得的藝術珍品!睋,可以想見這一批遺物豐富而精美的情況,F就商、周時期比較突出的雕塑制作選介于下。
    陶塑奴隸囚徒俑。是解放前在安陽殷墟出土的為數不多的陶俑之一。這件陶塑,在手法上雖顯得粗糙,但從神態表情上,卻能看出作者是著重刻劃了人物內心感情活動。由于雙臂被反縛,脖子上帶有枷鎖,下軀也似用粗繩捆綁,即使在如此殘暴的迫害下,仍表露出堅強不屈、昂首激憤的大無畏氣概,使人們從極簡括的形象中,感到可貴的反抗精神,因此值得珍視。只是按照當時是用奴隸生殉而極少制作俑像替代這一事實看來,這一商代奴隸俑似應屬于常例之外的制作。
    石雕坐人。也是安陽殷墟出土的一件白石雕人物坐像。圖版中是一人的正側兩面,從形象和神態上判斷,其身分不像奴隸,而是一個倨傲的奴隸主?再從表示周身錦繡的紋飾來看,也不類被剝削的勞動者。商代的雕刻匠工們,抓住這樣一個典型人物,進行如實的刻劃,正和囚徒同樣,給后來世世代代留下這件奴隸社會很好的階級歷史見證。
    玉雕雙仔象。是1976年在安陽小屯附近殷墓中出土的多數玉石雕刻之一。兩象同大,體長僅6.5厘米,屬于小型雕刻,但形象寫實,雕琢精致,周身飾有簡單的云雷紋,標志了時代的特點。特別生動的是象的頭部,長鼻卷屈,雙耳下垂,從嘴部可看出它們是尚未長出象牙的雛象。兩象的神情動態,都表現出一種逗人喜愛的稚氣,是商代動物雕刻中藝術性較強的作品。
    玉虎和石鸕鶿。是和雙仔象同時出土的商代動物雕刻之一。玉虎作伏臥姿勢,鸕鶿則是就石塊簡單加工而成,兩者的造型都很簡練概括,但卻生動的表現出各自的形象特征和習性。尤以那只善于捉魚的鸕鶿鳥,在雕出整個體形部位的同時,特別突出了儲存魚類的鳥嗉部分的龐大,顯示出以捕魚作為天職的特點。從整體上說,它雖是一件高僅27厘米的小型制作,卻具有大型石雕的博大氣魄。
    玉人和玉人頭。是安陽殷墟五號墓中出土的十多件玉石雕刻人像中最引人注目的兩件。玉人作跽坐形,高8.5厘米,周身飾饕餮獸面雕紋,頭頂梳有發辮,頭上身下都鉆有小孔,可能為裝飾雕刻物,玉人頭,高僅2.5厘米,可以稱得上小型雕刻,但顏面卻富有表情。在三千多年前,身受奴役的雕刻匠工們,能把堅硬的玉石雕磨成這樣飽含生活氣息的形象,并且可以看出是一個勞動奴隸的生動形象,是難能可貴的。
    玉雕長角鹿。1975年在陜西省寶雞茹家莊發掘了一座西周墓,其中除出土青銅器和裝飾物,還有大量動物形象的小型玉石雕刻,其中有用玉片雕成的多種形態的鹿,姿態生動可愛。尤以其中的一只帶有枝叉長角的公鹿,雖屬小型雕刻,造型上也只能表現出簡潔的輪廓,但鹿的機敏和以美麗的長角而顧盼自得的神氣卻被寥寥幾刀表達丁出來(參看《文物》1976年4期34頁圖片)。
    關于西周時代獨立的雕塑制作,按歷史情況,應以當時國都所在的陜西長安一帶為中心。陜西的鳳翔、扶風,是西周發祥地,相信在今后的考古發掘中,對于西周雕塑制作一定會有新的發現。
    在中國古代雕塑藝術史中,占有重要地位的俑像雕塑,如按照奴隸社會中奴隸主們多用人殉的情況來看,商和西周以至春秋時代都缺少俑像雕塑制作的遺留,自應是意料中事。因為在奴隸社會時代,殘酷的奴隸主,用奴隸殉葬,妄想永久占有,但隨著生產的發展和對于勞動力的需要,特別是在社會的變革中,由于奴隸階級的反抗斗爭,迫使奴隸主統治階級不得不采用草扎、木雕或泥塑的俑人以代替人殉。所謂“涂車芻靈,自古有之,明器之道也”又“謂為俑者不仁”(《禮·檀弓》)。說明以泥土為車,以茅草為人馬,用俑人作隨葬早已有之。這也就是中國雕塑藝術史上有俑像雕塑的起始。按照中國歷史的發展,俑像雕塑應出現于春秋,戰國及其以后的時代。
    就目前所知,關于春秋時代的俑像,僅有山東臨淄春秋晚期的墓葬中出土有幾件小型的陶質女舞俑,“雖然殘損模糊,但尚可以看出人物姿態動作的生動而有力!(《中國美術史教學提綱》第三章第三節——1979年中央美術學院、廣州美術學院合編打印本)
    在本世紀二十年代,法國巴黎出版的一本《中國雕塑藝術》專集中,曾收集有三件標為周代(實屬春秋戰國)的陶俑,出土地已無可考。其中之一左肩荷有布帛織物,從形態上看,似為少數民族商人。俑人衣飾樸素,神情生動,周身飾有細小花紋,在塑造手法上,與一般陶俑不同。周身花紋,似利用圓筒工具敲印而成,與春秋、戰國青銅器花紋中多見的所謂“捺印法”是一致的,也有些類似原始社會的陶器制作手法。另兩件武土俑,似為模制,手執兵器雖已毀失,但勇武的形象和神態仍很突出。其中一人,甲衣上也印有魚鱗紋,這和后來秦始皇陵前所發現的大型鎧甲武士俑相較,雖顯得原始,卻能以看出它是秦俑表現手法的先驅。
    春秋時代的俑像和一般的雕塑制作,文獻上雖也曾有記載,但實際不僅是地上制作存留極少,即地下考古發掘的出土物,也是不多見的。而且在年代上,春秋雖占有近三個世紀,但由于它介于西周和戰國之間,在文物制作上,如缺少文字紀年,則往往容易與前后混淆,如此,能確定為春秋時代的遺物就更少了。例如上述山東臨淄春秋晚期墓出土的陶俑,也有可能是屬于戰國時期。又在1979年1期《文物》發表的關于河北平山中山國墓葬的發掘,在其出土的大量有關雕刻制作中,其年代雖定為戰國,但從中山國的歷史情況看,有些作品的時代,也有可能歸屬春秋。其它這類相似的例子還是不少的。
    關于文獻記載中的春秋時代雕塑制作,如說;“吳王闔閭冢前置石人馬”,“晉靈公冢室甚瑰麗,  四隅以石為攫獸,并雕男女石人四十余,皆侍立”!鞍踮戎檬,左右婦人各二十,侍立,有執鏡櫛之像,有捧盤盒之形!庇帧八瓮踬辱T諸侯之像列于屏側”,“越王勾踐命良工為臣范蠡制像,置之座前!(分見《西京雜記》和《吳越春秋》)等等,看來似乎確有其事,這也只有待于未來的考古發掘來驗證了。
    中國奴隸社會的雕塑,主要是青銅器雕塑,從其多式多樣的造型上,可以看出是承襲并發展了原始社會的陶器塑造的優良傳統,雖然兩者的社會性質不同,制作者的生活條件和制作目的也各有區別,卻都能發揮各自的特長和優點,成為雕塑藝術上的珍奇。奴隸社會的青陶器,包括象形青銅器,無論是造型或紋飾,多顯示出一種威嚴、神秘或詭異的氣氛,這正反映了奴隸主所施與奴隸們的階級壓迫和統治意識,它與原始社會陶器充滿著輕快明朗的情調是全不相同的。
    中國奴隸社會的雕塑藝術其成就是卓異的,說明了中國古代人民對于文化藝術的偉大創造力量。身為奴隸的工奴們,即使處在殘酷的階級壓迫下,仍能以其聰明才智,創造出燦爛的青銅器等雕塑制作,這在古今中外雕塑藝術史、工藝美術史以至科學冶金史上廠有著很重要的地位,呈現出絢爛的光彩。



上一篇:第三章--第一節
下一篇:第二章--第二節


相關新聞

第二章--第一節

佚名

 

第二章--第二節

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