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佚名  來源:中國VI設計知識網

  6月24日,寧夏固原市六盤山北麓須彌山下,涼風習習。

  向山頂行進,端坐于半山腰的5號窟須彌山大佛被近30米高的腳手架上的綠色安全網遮了個嚴實,正在接受窟檐搶險加固前的勘察研究。環顧四周,大大小小的石窟遍布山體,將大坐佛眾星捧月般地圍在中間。

  寧夏須彌山石窟現存大小石窟162個、造像1000余尊,分布在連綿2公里的8座山峰的崖壁上。石窟初創于北魏,興盛于北周、唐和明,距今1500多年歷史,是寧夏境內最大的石窟群。歷經千年自然風化侵蝕,特別是1920年里氏8.5級的海原大地震的破壞,須彌山石窟“山崩窟塌造像損毀”。1984年,“遍體鱗傷”的須彌山石窟迎來首次搶險加固修繕。今年4月份,須彌山石窟再次啟動“全面體檢”和“閉關治療”,同時對現存185.47平方米的壁畫進行修復。

  匠心苦旅

  寧夏須彌山石窟造像及壁畫,是研究我國石窟藝術、民族宗教歷史珍貴的實物資料。對它們的修復保護,是漫長的“匠心苦旅”。

  2016年8月,剛剛上任寧夏固原市原州區須彌山石窟文物管理所所長的王璽迎來了不小的挑戰。彼時,時隔30多年風雨侵蝕,須彌山石窟一些珍貴的佛像和石窟逐漸風化脫落,彩繪壁畫斑駁陸離;石窟雨水滲漏對佛像安全造成威脅;重達200多噸的須彌大佛防雨棚有可能掉落砸毀大佛……面對這些情況,王璽帶領團隊先后考察學習了敦煌莫高窟、龍門石窟、樂山大佛、麥積山石窟等文物保護的先進做法,決定啟動新一輪的修復保護。

  文物修復,既要清楚殘缺部分、錯亂部位原來的形狀、色彩、材料,又需弄清究竟恢復到何時何樣的狀態,修復后的狀態是否與歷史原狀嚴絲合縫。

  “距上次大規模修復已經30多年了,留存下來的資料不多!蓖醐t一邊跑北京到國家文物局尋求支持,一邊拜訪國內石窟文物方面的權威專家和上次須彌山石窟加固修復的參與者,為修復保護打基礎。

  一次偶然機會,王璽在舊書攤上以500元的價格淘到了一件寶貝——由寧夏文物管理委員會主編的《寧夏文物》1988年第2期,其中刊登了須彌山石窟第一次大規模加固修繕的詳細資料,這讓王璽如獲至寶。

  據文章所載,1984年,寧夏須彌山石窟加固修繕工程分期啟動。經過5年的緊張施工,共加固處理危裂山體6處,修復遭損壞的洞窟74座,復原窟壁坍塌的大型窟室7座,修復大型造像3尊,恢復木構窟檐6座、亭子3處、圓光寺廟院1所……改變了須彌山石窟洞窟山體塌裂、窟室和龕像遭殘毀或埋入砂石堆積之中、暴露在室外遭風蝕雨淋的衰敗景象和“禪林無廟堂、寺院無殿房、登山無階道、過溝無橋梁、石窟無名號、保護無設防”的破落狀況,具備了保護管理和研究利用的條件。

  當年的考察測繪,初步為幸存的162座洞窟編制了序列號并進行著錄,繪制出了窟區地形圖、洞窟位置分布圖、重點洞窟龕像實測圖。

  “這是現有的關于須彌山石窟修復最詳細完整的資料,為我們提供了重要的參考和借鑒!蓖醐t說,為確保加固修復工作順利開展,此次還專門邀請了參與上次修復的雷潤澤老先生加入專家團隊。

  閉關體檢

  須彌山最大的石質造像,是位于5號窟中端坐的須彌山大佛。大佛高坐于唐代開鑿的一個馬蹄形石窟內,佛身高達20.6米,身披袈裟,頭梳螺髻,雙耳垂肩,面容慈祥,雕刻十分精細,為游客呈現了“山是一座佛,佛是一座山”的奇觀。

  20世紀七八十年代,由于窟頂坍塌,佛身大部分裸露,嚴重風化導致佛像的手足皆毀、胸部蝕空,頭部有不同程度破壞。1984年,針對洞窟裂隙和風蝕的巖體,文物修復團隊采用高分子化學材料、聚合水泥砂漿和金屬錨桿予以加固處理。由此,大佛便戴上了一個200多噸的拱形水泥防雨棚,當地人形象地稱之為“水泥帽”。

  隨著時間推移,支撐窟檐的崖壁巖體不斷風化,東西兩側出現多條裂隙。

  6月25日,記者在5號窟前仰望防雨棚,左側支撐窟檐的巖體已經出現了至少7米的裂縫。

  “當年保護大佛的‘水泥帽’反倒對大佛的安全產生了威脅。如果窟檐失穩,將直接砸到佛像,造成極大破壞!5號窟窟檐加固前期勘察研究項目負責人楊赫楠說。

  據介紹,勘察團隊將通過工程測繪、區域地質勘查、窟檐現狀調查、穩定性監測,對5號窟大佛及窟檐進行病害調查和穩定性評估,論證加固的必要性和整體思路。預計僅勘察研究就將耗時兩年之久。

  “須彌山石窟佛像所開鑿的山體為易風化的紅砂巖,這一點和四川樂山大佛非常相似,勘察和加固難度較大,我們邀請了國家文物局權威巖土和力學專家參與此項工作!蓖醐t說。

  在5號窟窟檐接受勘察研究的同時,壁畫修繕的相關4個窟也進入“閉關體檢”程序。今年,須彌山石窟文物管理所共啟動4項工程,除石窟加固一期工程和5號窟窟檐加固前期勘察研究項目外,還有壁畫修復和石窟安防提升改造工程。

  修舊如舊

  走進須彌山51號窟,文物修復工作人員王一力蹲在6米多高的腳手架上,對大佛左肩壁畫進行脫鹽。

  51號窟開鑿于北魏時期,是一座整山包掏空開鑿而成的覆斗頂、平面方形中心柱窟,保存有近7米高的石刻大像6尊,是須彌山石窟最有藝術價值的石窟,被國內文物專家稱為“須彌之光”。

  長期以來,受自然和人為因素破壞,石窟壁畫出現空鼓、起甲、酥堿等多種病害。

  今年4月,寧夏須彌山石窟文物管理所組織專業技術人員對須彌山石窟的第1窟、第48窟、第50窟、第51窟中共計185.47平方米的壁畫進行修復保護。

  “目前已經完成了第48窟、第50窟壁畫的表面污染物清洗等工作,正在進行的第51窟壁畫面積大、受損嚴重,任務比較艱巨!眳⑴c壁畫修復的專家王喜榮說。

  推開第48窟的鐵柵欄門,一尊鎏金佛像映入眼簾。大佛雙腿盤坐于臺座之上,兩手疊置,儀態端莊。冷光燈下,中心柱兩側經過清洗的壁畫靈韻依舊。

  “我們第一次進入48號窟的時候,窟頂、四壁和佛像全身都是黑黝黝的!蓖跸矘s說,他們推斷是當年修寺口子水庫時,工人在石窟里生火做飯、取暖煙熏造成的。也有專家認為是千年來長明油燈熏、香煙燎所致。

  經過除塵、加固、清洗、封護,窟內中心柱西側清晰可見一幅袒露右臂的佛像,面部威嚴。佛像旁邊是一幅菩薩像,鳳冠霞帔,富態華貴。

  王喜榮團隊還在第50窟發現了“雙層壁畫”。

  第50窟又名“靈官洞”,開鑿于唐代,清代進行過大規模修復,并對窟室墻壁進行題目為《靈官事跡》的彩繪,彩繪呈連環畫式。

  “你看,這幅壁畫右上角清楚地寫著‘靈官點帥降’,是一幅雙層壁畫。上面這層壁畫脫落的地方,還有一層,明代的圖案、線條、顏料清晰可見!蓖跸矘s說,古代工匠修繕壁畫時,不會將先前的壁畫鏟掉重畫,而是在原壁畫上抹一層草泥或白灰,再繪新畫!斑@大概就是須彌山石窟雙層壁畫的由來!

  此次壁畫修復遵循“最小干預,修舊如舊”的原則,還原壁畫的原始風貌。根據修復進度,須彌山石窟壁畫修復工作將于明年2月底完成。

  隨著寧夏須彌山石窟一系列修復保護工作的有序進行,置身山巔,古絲路沿線的戰馬嘶鳴、駝鈴陣陣將從歷史深處奔涌而來。記者 張文攀

  《光明日報》( 2020年07月02日 09版)



上一篇:2019中國藝術發展報告:網絡文藝精品化漸成主流
下一篇:專家講述:沈陽故宮古建筑油飾彩畫這樣保護修復


相關新聞

敦煌石窟藝術借數字技術走出石窟走進北京

張漫子

 

敦煌研究院創建“文化驛站” 全球共享千年石窟奧秘

白麗萍

 

《敦煌石窟全集》首卷完成編撰

王艷明

 

甘肅修繕大像山石窟石胎泥塑唐代大佛

浦麗娜

 

甘肅修繕大像山石窟石胎泥塑唐代大佛

浦麗娜

 

寧夏須彌山石窟博物館建成開放

佚名

 

《阿爾寨石窟壁畫》出版

勿日汗

 

甘肅麥積山石窟壁畫精品已全部被臨摹展出

王艷明

 

甘肅麥積山石窟壁畫精品已全部被臨摹展出

王艷明

 

敦煌石窟壁畫被盜24天歸還 現身管理員院落

佚名